梅花拳从有形到无形

作者:燕子杰

梅花拳是一种“既有形而又无形”的拳法,你听说过吗?它“有形”的部分就是“架子、成拳、器械、……”等。这部分都是学校里练的,它们是看得到、摸得着的,也是拳法中基础的内容。梅花拳的“无形”部分才是它的精华和核心,上述各届毕业的学生们通过在校时对“有形”拳法的练习,谁能领悟到它那“无形”的核心,使自己的武功达到“无”的境界,谁就是梅花拳的最大受益者!第二讲中所说那些老弟子中的佼佼者,就是这样的明白人和受益者。

有形拳术人人都知道,无形的武功却很少有人听说过!但是,幸运的很,我在1955年刚入大学不久的时候就听说了!我是怎么知道的呢?还要待我从头说来。

我在中学时代就已经是学校里品学兼优的高才生,高中毕业时被保送去苏联留学。我从小热爱自然科学,中学时代就曾读过不少数学、物理、天文、地理方面书刊,坚信“知识就是力量”,梦想将来当一个科学家。但是我也喜爱中国古典文学,从小学起我就读了《三国》、《水浒》、《聊斋》等。济南解放不久我就入了青年团(共青团的前身),一直是学校的团干部,因此也读过不少政治、历史和哲学方面的书籍。我高中毕业后由于中苏外交形势的变化,没有去苏联留学。当时根据高考成绩把我分配到了北京大学物理系,后来有改为地球物理系读书。

当时北大物理系的教学大纲是苏联莫斯科大学的教学大纲,学制六年。那时学习非常紧张,考试更为严格。每学期考试若有两门课程不及格,就不准补考、勒令退学。我入学不久就感到学习压力太大,神经衰弱严重,夜晚睡不着觉,白天头脑昏昏不能读书,记忆力严重衰退。此外还有心脏病,肠胃不好……等。为了避免被学校淘汰,我和同样情况的几个同学就去北大校医院看病。经医生诊断我确系有病不能上课建议我休学一年,医院还专门为我配了药丸服用。

我休学后其他同学皆回家休养,但我家境贫寒在校尚有助学金补助,一旦回家则生活无着。那时别人上课我在校内游荡,有熟悉的教授看到劝我去学学武术,说如此可能对身体有些好处。

据说当时北大体育室的武术老师韩其昌,年纪已有六十余岁在武术界颇负盛名。但那时我对武术是一窍不通的,也没看过什么象样的武侠小说。所以,开始学武时我是非常困难的。那时使我能忍辱负重、坚持锻炼的主要原因就是“只有恢复健康才能复学上课!”,决心锻炼了一年果然恢复了健康,而且同时我对梅花桩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。

我是怎么产生兴趣的呢?由于武功锻炼使我恢复了健康,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。而更主要的则是梅花桩那丰富而深奥的文化内涵,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!当时韩其昌老师教拳有一个特点,他不论对老生或是新生,只要一教拳就一边做动作,一边背口诀,有时候还讲几句拳理。经常他讲的许多话,都是富有哲理寓意深远的。例如:韩老师教站桩步需要静下来的时候,就要求我们“彼不动,己不动;彼微动,己先动。”说这才能做到《孙子兵法》的“后发先至”。以前我虽然听说过《孙子兵法》,但并不知道它写了些什么。后来练拳中类似的口诀听的多了,趁假期借了本《孙子兵法》看看,才知道梅花拳竟然还是部活的兵书。真想不到练武术还能学到传统文化!又例如:韩老师教我们架子的时候,他说“静”就要“静之如山岳,按之有阴阳;无穷如天地,充实如太苍”。他说“动”就要“一动似江河,行之似波浪;浩淼如江海,圆耀如三光”。听了这些话不由得使人感到,这一静一动都是这么巍然和充实,就连拳打脚踢、起落进退也能意气风发、磅礴流畅起来!再例如:韩老师教拳法变化的时候,他讲的最多的是“拳无拳,艺无艺,无拳无艺是真艺。” 他还进一步解释说:“什么时候你能出手不见手了,把拳练的看不到了,才算真正把拳练好了!”一般教拳的人,都是强调自己的拳“有什么”。例如:什么招势,什么套路,什么风格,什么特点等等。韩其昌老师教拳却说自己的拳是“没有什么(无)”,而且还再三强调谁什么时候把梅花拳练“没有了(无)”,谁就是高手!这是什么逻辑?什么思想呢?这些貌似谬误的话语,却引起了我的好奇和深思。结合我以前读书和学习的一切知识,我开始意识到了:关于“有”和“无”的问题,是东方文化和哲学中的根本问题。韩其昌老师虽然在教着我们梅花拳的“有”,却指出了梅花拳的“无”才是武功的最高峰!一下子使我明白了,应当学习什么?应该学到什么程度?从此后我跟定了韩其昌老师,也对梅花桩产生了极大的兴趣。这时候我的练功,已经不只是为了锻炼身体,我要从拳打脚踢中弄清“有”与“无”的关系,并且也要解决我怎样才能得到这个“无”。

事实证明我这个决心下对了!整个大学期间,通过在武功中的千锤百炼,在学校里我已经基本上弄清了梅花拳“有”和“无”的真面目,这才是我大学六年的“真”收获。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”别人读破万卷书也弄不清得问题,竟然被我在拳打脚踢中识破了,这真是值得庆幸得事情。原来“有”与“无”,“真”与“假”各是一对孪生兄弟,他们是相互依存的。“有”是“无”的根本和基础,“无”却是“有”的灵魂和真面目。世上的一切“假”相都是暂存的,惟有“真”实是永恒的。万事万物无“假”不能成“真”,“真”可能包含“假”,有时也会变为“假”。但绝不能以“假”作“真”,否则“真”也要变为“假”。

从上述“拳无拳,艺无艺,……”那句口诀来看,当梅花拳是“有形”的阶段时,还是“假”,所以说我们练拳就是“借假传真”。只有当梅花拳练到“无形”的境界时,才算是“真”!

千百趟架子和成拳摔打,使我进入了“无形”的境界。幸亏我打下了这个坚实的基础,一出校门就受到了严峻的考验。我被分配到西藏高原工作,一去就是十八年。悠悠十八个春秋,没有亲人、没有同学,伴随我的常常只是刺骨的风雪、野兽的嚎叫和坏人的挑衅,有时候工作条件艰苦到极点,生活环境也往往几乎不能生存。但是由于我在学校时早就练好了身体,真正如《梅拳秘谱》所说的那样——“寒暑不能入,灾病不能侵;邪魔不敢近,梦寐不能昏。”就像铁打的筋骨那样,经受住了工作和生活的各种磨难。又由于我学到了真正的武功,在危机四伏的雪原上,在野兽与坏人出没的丛林中,当我受到侵犯的时候都能化险为夷、转危为安。

西藏这段苦难的经历,不但没有损害我的健康,也没有摧毁我的意志。生活的实践使我真正认识到,把拳法练到“无“的境界是多么重要!后来,我从梅花拳的传世经书《皇极宝卷》中的“无字真经”(我们梅花拳的架子,老百姓称做‘无字真经’)一文中看到:应当把拳法练到“观天无人无我,观地无影无踪”的要求时,不由的惊叹道:“这不就是韩其昌老师说的‘把梅花拳练没有了’的境界吗?”

最近我曾看到形意拳名师、孙氏太极创始人孙录堂的一首诗,也说“道本自然一气游,空空静静最难求,得来万法皆无用,形体应当似水流。”很明显,他这里说的“万法”自然是“有”,那么“水流”当然就是“无”了。可见宇宙的真理就是一个,这真是殊途同归,英雄所见略同了。

为了培养更多的梅花拳真弟子,我们必须适应时代的变化,不断改进教拳方法,认真教授弟子,不拘一格地培养人才。形成一个“群星灿烂,人才辈出”的繁荣局面,不但要使更多的人学会“有形”的梅花桩拳法,还要使更多的人领悟或明白梅花桩“无”的精神,这才能使他们毕业之后进入“无”的境界,成为梅花拳的最大受益者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