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氣論

本論講練功過程中聚氣的方法,練功包括架子、成拳、器械等練法。

勢崢嶸,氣泓濃,
團團聚聚在中宮,
隱而不發節節靈。
忽然,
神以役氣,
氣以役形,
霹靂交心火動,
上下左右遍體行。

燕師評注:文中之「勢崢嶸,氣泓濃」是指練功或技擊時出現的內外合一、精氣神一體的形態,即已達渾元一氣的真形,這是練功者所追求的目標。「團團聚聚在中宮,隱而不發節節靈」兩句話是互為因果的,對於武功已達神化階段的練功者,已養成內丹,中氣飽滿,他無論行動坐臥,練功或技擊時,內氣都能「團團聚聚在中宮」.已成自然之態。在練功或技擊時無論是出手上步,一勢一動都無欲無求、也無任何意念的活動,動作輕靈流暢。當然也就「隱而不發節節靈」了;另一方面,練功之人要無思無為,抑制一切意念活動,這就是「隱而不發」之意,同時在運動中要模仿兒童或動物在無意識活動時那種無拘無束、無阻無礙、滑快流暢、輕松自然的形態,努力作到「節節靈」。《易經·系辭》說:「天下何思何慮。」因為宇宙沒有任何思慮,所以日往月來,寒暑相推,恆久而流暢地運動著。上述練功的要求,就是通過以武治心使心性寂然,才能百脈流通,內氣自然匯聚丹田而「團團聚聚在中宮」。此即梅花樁武功自然聚氣之理,它與用「意守」或「意念導引」等方法的聚氣完全不同。

本文的「忽然」二字至關重要,它是形容靈感激發的一剎那。在這短促的瞬間,靈感是攸忽而至的,不是人的意志所能干預的。神,即靈感,是武功的原動力。「神以役氣,氣以役形」,就是形容運動的機制。一動之後,「上下左右遍體行」,氣血周身流暢,作周天運行。一動則全身俱動,內外合一,精氣神一體,這和以意志為原動力的運動方式完全不同。意念指揮下的運動多是局部的,很難達到全身的協調統一、內外一致。特別是在技擊的瞬間,只要有一點意念的滲入,就要破壞運動的諧和、圓融和整體性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