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州书展小记

各地的书展参加过很多次了,广州是第一次,也是第一次以工作人员的身份参加。也是很期待的。

工作地点是人文馆,想象中的工作场景应该是有很多人来咨询这个专柜是卖什么的,而我应该是应接不暇万众瞩目的。可实际情况是基本上无人问津,偶尔有人路过扫一眼,也不想细看,这让我倍感失落但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,便转到邻近的柜台翻翻闲书了。不一会便传来了一凡师兄的呼唤,我有点尴尬,她也看出我的擅离职守,便说我应该专注,如同我的练拳一样,专注便是修行。对此我表示赞同。随后她便面带微笑得像往来的人打招呼“欢迎这边看看,欢迎光临雪漠专柜”,我恍然大悟应该换一种思路,不能守株待兔,得主动召唤大家来看,而且还要和颜悦色耐心介绍。后来果然卖出了两本《一个人的西部》,虽然不多还是有点成就感。

下午的工作是发传单,这个工作面临的第一个问题便是发给谁。展馆里面人来人往,而且各色人等齐全,有的人文质彬彬,有的人年轻活波,我想应该发给那些文质彬彬的人会好一些。过了一阵子觉得不对,结合上午遇到的一些人,马上想起了“人不可貌相”,这样以貌取人显然是不对的。张拙秀才说“光明寂照遍河沙,圣凡含灵同一家。”太阳无分别的照耀每个生灵,我又怎么能戴着有色眼镜呢。如此思维以后便向每个进出场馆的人都发出了传单,尽管面对的可能是冷眼或感激,都不能改变我对他们的热情了,我不知道他们是否会去专柜买书,也许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会被传单上的话语打动,便因此而改变生命,如此看来这传单便像一粒种子了。想起多年前的一篇课文《敬畏生命》中那棵大树,日日夜夜的播撒了万千种子,也许这些种子落入泥沼或不知所终,也许只有一颗长成大树,这样的行为便是值得的,也许对于大树来说,也根本没有值得不值得,它的使命只是认真播撒出每一粒种子。

发表评论